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人物】凯瑟琳-斯威策 跑为女权运动跑波马

2017-04-12 09:23:00来源:
字号:
摘要:261是一个乏味的数字,是传说中的马里奥常数;但对于马拉松历史而言,它是一个划时代的数字。时过境迁,但凯瑟琳还是那个热爱跑步的凯瑟琳,波士顿马拉松也还是那个马拉松。

261是一个乏味的数字,是传说中的马里奥常数;但对于马拉松历史而言,它是一个划时代的数字。

1967年4月19日的波士顿近郊,微风徐徐,春寒料峭,一名年轻人和一大群人,从霍浦金顿出发,目标是波士顿马拉松终点博伊尔斯顿街。仔细一看,年轻人戴着261号的号码牌,涂着口红,很显然她是一名女性,而她是队伍里唯一的女性选手。她听到周遭有人一直在议论她,她心无旁贷,心里只有那个终点,男朋友Tom Miller汤姆米勒在一旁不断的鼓励她,汤姆是一位体重235磅的前全美橄榄球远动员。

突然,女子听到有个男性在她身后咆哮,“滚出我的跑道,快把你的号码牌还给我!” 而后,那个男子上前试图拦下她,并准备撕扯下她的号码牌。男友将此男子推开,在男友的帮助下她得以继续比赛,最终年轻女子以4小时20分的成绩完成了比赛。要知道的是直到1972年女性才被正式认可能够参加波士顿马拉松。

年轻的女性是来自雪城大学的学生,她就是历史上第一个拥有号码牌跑完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选手凯瑟琳·斯威策Kathrine V。 Switzer,而那个推搡凯瑟琳的男子竟然是赛事的组织者之一乔克·森普尔Jock Semple。

当时,绝大部分男性和官方机构认为女性在生理上并不能应对如此长的距离,并且根据AAU(全美业余体育联合会)的规定,妇女路跑比赛的最长距离不得超过1.5英里,波士顿马拉松的组委会肯定不想违反这个规定。

所以,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时候,女性为什么会得到如此的不公平对待?在1960年代,不止在美国,全世界范围内的女性,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有所限制,不论是家庭地位还是工作环境。在那个年代,女性似乎只有一个出路:在20岁左右的时候结婚生子,并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持家上面,女性一生中不能奢求很多,他们似乎就是为丈夫和孩子而存在的。正因为如此,她们一周大概要花费55小时的时间在家务事上面,根本没有精力去干别的事情。她们对家庭财产没有拥有权和分配权,一旦结婚,很难离婚,即使离婚了,女性也要背负社会责任。那时候,38%美国女性的职业选择无出老师、护士和秘书的范围,而且工资极低。随着美国社会有觉醒的女性的不断涌现,她们开始争取自己的权利,而后在美国发生了“女权运动”,波及到了全世界。

凯瑟琳用”K.V.Switzer”的名字注册参赛了那届马拉松,这样的名字实在不好“辨雄雌”。直到她跑到两英里的距离时,组委会才发现K指的是“Kathrine凯瑟琳”,是一个女性的名字。于是马拉松历史上让人震惊而又划时代意义的一幕发生了。

凯瑟琳坚持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正是她对女性权利的一种渴望,用行动支援了“女权运动”。

凯瑟琳·斯威策Kathrine V。 Switzer全名Kathrine Virginia “Kathy” Switzer,1947年出生于德国的安贝格市,生活在一个传统的美国陆军家庭。1949年随父亲回到了美国,就读于全美新闻系声誉颇高的雪城大学,先后于1968年和1972年取得了学士和研究生学位。雪城是一个离纽约不远的小城市,清冷的气候磨炼了凯瑟琳酷酷而冷峻的性格,正因为这几年新闻的学习,培养了她敏锐的时代嗅觉和职业素养。

雪城,顾名思义,一个下雪很多的城市。1966年12月中旬的一个雪雨交加的晚上,凯瑟琳独自一人在漆黑的雪夜里跑完六英里后,她和自己的教练Arnie Briggs阿尼·布里格斯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当时,雪城大学是没有女子跑步队的,甚至一切关于女性跑步的相关事宜都没有。于是,凯瑟琳就开始跟随着学校的男子越野队的男生们一起训练。就是在那里,凯瑟琳遇到了50岁的教练阿尼。阿尼之前是学校的一名邮差,而且是一名跑了15次波士顿马拉松的“老司机”。教练很高兴看到有一个女生来跑步,并悉心地教导凯瑟琳所有关于跑步的事宜。阿尼时常会和凯瑟琳讲述自己在波士顿马拉松的见闻,她也很喜欢聆听这些故事。但是今晚,他们激烈地吵了起来。

“哎,教练!我不想纸上谈兵了,让我去跑一次波士顿马拉松吧!” 从大雪天气里跑完步后,凯瑟琳对教练说。此时,她的身上仍冒着水汽,但她丝毫没有感觉累。

“你应该知道女性是不允许跑马拉松的吧!” 阿尼教练严厉地说。

“为什么不可以?我每晚都可以跑10英里。” 教练坚称“脆弱”的女性是跑不了高强度的马拉松的。当凯瑟琳把比吉布 Bobbie Gibb拿出来举例时,教练怒了,“别想去跑波士顿马拉松,如果你可以在训练里证明给我看,我会第一个送你去跑!”

凯瑟琳笑了,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了。她有一名良师益友,一个伟大的目标——全世界最大的跑步赛事-波士顿马拉松。这样就够了。

时过境迁,但凯瑟琳还是那个热爱跑步的凯瑟琳,波士顿马拉松也还是那个马拉松。

2013年的波士顿,终点线前的一起爆炸袭击,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波士顿马拉松,那是一次恐怖而让人难忘的记忆。即使这样,2014年波士顿马拉松参赛者的决心也没有被阻挡,他们高喊“拿回我们的终点线”的口号,热情不亚于以往的任何一届马拉松,让人明白马拉松无所畏惧的精神。

说到“无所畏惧”这个词,“无所畏惧261”会是波士顿马拉松121年来浓墨重彩的一笔,让人铭记。50年前,在波士顿马拉松,261这个数字和凯瑟琳·斯威策 Kathrine V。 Switzer 这个名字一起被无数马拉松爱好者赞誉至今。

在她之前,芭比·吉布Bobbie Gibb于1966年成为波士顿马拉松“女性第一人”。1967年, 20岁的新闻系学生凯瑟琳拿到了自己的波士顿马拉松号码牌,成为了第一个拥有官方号牌的女性参赛者,而这个号码就是“261”。

1967年,凯瑟琳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是不容易的,即使自己的教练也不答应。她完赛后,一名记者问她参加马拉松到底是想证明什么,她说不想证明任何事情,只是想去跑步而已。她还说,“跑步是一场社会革命,我让世人知道了女性也可以像男性一样去跑步。如果你跑过一场马拉松,你会觉得没什么事情是难的了。”

而后的几十年里,涌现出了很多优秀的女性马拉松运动员。例如,1984年奥运会马拉松冠军琼·塞缪尔森Joan Samuelson、1974年和1975年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杰圭琳·汉森Jacqueline Hansen以及两届波士顿和纽约马拉松第一名米喜科·戈尔曼Michiko “Miki” Suwa Gorman等等。她们能够创造如此的成就,都是受到了前辈们如凯瑟琳的鼓舞,而这也是凯瑟琳对马拉松历史的最大贡献。

这届马拉松后,凯瑟琳一直积极参加各种马拉松赛事,并为扩大女性在这项运动的影响力努力。1974年,凯瑟琳以3小时7分钟29秒的成绩成为首位获得纽约马拉松冠军的女性选手。她个人的最好成绩(PB)2小时51分37秒,是在1975年的波士顿马拉松获得的。

现如今,凯瑟琳是一名运动员,作家和新闻评论员。1978年,她作为新闻评论员采访了芭比·吉布 Bobbie Gibb,这是她们的第一次邂逅。作为新闻评论员,她因在1984年对奥运会女子马拉松的贡献,被授予了艾美奖。2007年,凯瑟琳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本自传《马拉松女人》,影响深远。2011年,她入选了全美女性名人堂,与海伦凯勒等女性拥有同等的荣誉。

如果问凯瑟琳现在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她会说是创立了公益组织“261无所畏惧”。此组织的创立旨在鼓励更多的女性参与跑步的运动中去,激励她们在生活中无所畏惧地做任何事情。

今年的121届波士顿马拉松将会迎来70岁的凯瑟琳的回归。月前,波士顿马拉松组委会将“261”这一号码继续授予给了她,以此来纪念她50年前的创举。这一届波士顿马拉松对于凯瑟琳而言,更多的是一场享受和庆祝。“可以说波士顿马拉松给了我一切所需要的-勇气、无畏和我的职业道路。那次比赛后,我用一生的努力在寻求机会成为一名更好的运动员。” 凯瑟琳笑着说道。

凯瑟琳近期在积极备战波士顿马拉松,她觉得30K是一次马拉松的训练临界点。今年3月份,她和121位“261无所畏惧”的跑者们完成了波士顿HOP21的赛事(从霍浦金顿到“伤心谷”),状态良好。这121名跑者,其中有114名女性和七位男性,将一道参加今年的波士顿马拉松。

第121届波士顿马拉松将于2017年4月17日举行。届时,让我们在第一波(wave)(北京时间晚上10点)第一栏(corral)期待永恒的“261”号凯瑟琳·斯威策吧!爱燃烧也会一如既往的给大家提供最全面的燃烧指南和实时报道,敬请期待。

“现在,每次当我去到波士顿马拉松的时候,很多女性们会靠在我的肩上哭泣,我的肩头湿润了,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她们的喜悦——跑步改变了她们的生活,她们感觉无所畏惧,勇于去做任何事情。” (节选自凯瑟琳自传《马拉松女性》)(爱燃烧 edbeez)

责编:海闻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